彩金捕鱼游戏

推進人民政協履職能力現代化建設 打造“離人民很近”的協商民主平臺

2018-10-26 來源:廣東政協網
  人民政協作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按照習近平同志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65周年大會上講話提出的“希望人民政協以改革思維、創新理念、務實舉措大力推進履職能力建設,努力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發揮更大作用”的要求,以增強初心定力、激發機制活力、用好資政軟權力為重點,推進履職能力現代化建設,打造“離人民很近”的協商民主平臺,推動實現廣泛有效的人民民主。
  一、增強初心定力,鍛造政協的人民心
  (一)人民政協因應人民當家作主的需要而誕生,應當始終和人民站一起。鍛造永不退色、永不落后的人民心,是人民政協保持人民性本質的題中之義,也是人民政協提升政治把握能力的內在要求。1949年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組織法》第一章“總則”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以下簡稱中國人民政協)為全中國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組織,旨在經過各民主黨派及人民團體的團結,去團結全中國各民主階級、各民族,共同努力,實行新民主主義,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及官僚資本主義,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肅清公開的及暗藏的反革命殘余力量,醫治戰爭創傷,恢復并發展人民的經濟事業及文化教育事業,鞏固國防,并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及國家,以建立及鞏固由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獨立、民主、和平、統一及富強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綱具有非常鮮明的人民立場:政協組織的稱謂是人民政協,實行的是人民民主,發展人民的事業,建立人民共和國。也可以說,人民政協的主權屬于人民,主體就是人民,主人都是人民,主旨是為了人民。因此,人民心就是人民政協的初心。盡管過去的《組織法》已失效了,被后來的《政協章程》所替代,但人民政協的初心未變未失效。不管走進什么時代,搞什么現代化,都不能把這顆人民心給走偏了、化沒了。就改革開放以來政協委員都來自人民這一基本事實而言,新時代人民政協的人民心,應當更加純凈、更加強大、更加堅挺。
  (二)人民政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組織,應當向黨看齊為人民。習近平同志所作的十九大報告響亮提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習近平同志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也指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鞏固和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確保人民享有更加廣泛、更加充分、更加真實的民主權利,讓社會主義民主的優越性更加充分地展示出來。”習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體學習會上又強調:“要站穩人民立場,貫徹黨的群眾路線,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堅決反對‘四風’特別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始終保持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人民政協應當向黨看齊,在站穩人民立場的前提下,通過推進以人民為中心的能力現代化建設,在實施協商民主的全過程中,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真正沉下去了解人民生活的實際狀況和需求,旗幟鮮明地站出來為普羅大眾說話,實實在在為人民謀福利。
  (三)政協委員來自人民群眾,應當忠實地為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盡責任。人民政協是由包括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在內的30多個界別組成的統一戰線大家庭,既是專門協商機構,也是重要民意渠道,一頭聯通黨政部門,一頭聯通社會各界,具有制度設計格局高、人才匯聚影響大、民意渠道通上層的特點和優勢。但是,決不能因為政協組織的“高大上”,我們當委員的就飄飄然了,高高在上了,和群眾疏遠了,甚至直接就脫離群眾、與民為壑了;決不能把政協看成是權貴、富人、名家的“私人俱樂部”和利益集團聯合體。從政協委員的構成看,無論是哪個界別推薦選拔出來的,都是人民群眾的一員,盡管各有各的傲人事業,各有各的具體利益,但在政協的身份是界別代表,也就是人民委員,要真正發揮在界別群眾中的代表作用。
  二、激發體制機制活力,塑造群眾身邊民主
  (一)在“協商什么”的基礎環節上同人民“想在一起”。習近平同志在紀念毛澤東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指出:“在人民面前,我們永遠是小學生,必須自覺拜人民為師,向能者求教,向智者問策;必須充分尊重人民所表達的意愿、所創造的經驗、所擁有的權利、所發揮的作用。”人民政協協商何事、議什么政、監督什么,都應當老老實實問政于民、問計于民、問需于民。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規范協商議題提出機制,認真落實由黨委、人大、政府、民主黨派、人民團體等提出議題的規定,探索由界別和委員聯名提出議題。”目前人民政協提案辦理協商,較好地體現了“問計于民”的民主精神。但政協的專題協商和以各界人士座談會為代表的界別協商,其議題基本上是由黨委、政府和政協來提出的。在民眾中、群團里、社會上廣泛征集協商議題,并未成為現行協商平臺的既定程序。因此,應當根據《憲法》“一切權力屬于人民”的規定和《意見》要求,進一步探索建立以民間為媒介、以民意為依歸、以民生為重點的協商議題形成機制,在“協商什么”的基礎環節上充分體現社會主義人民主權原則。今后無論是提案辦理協商,還是其他形式協商的議題,不僅可以由黨委、政府、政協來提出,還應當有計劃有重點地由民主黨派、人民團體、界別、委員以及專業機構、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媒體和公民等來提出。
  (二)在“誰來協商”的主體環節上同群眾“干在一起”。目前以黨政有關部門和各民主黨派及部分委員代表為參商主體的協商議政,在中共的正確領導下,干了很多實事好事。但也應當看到,在利益主體越來越繁雜、利益訴求越來越具體、利益表達越來越獨立的現代社會,只有群眾才能真正代表群眾。比如集體土地征地問題,我們不是農民,根本不可能體會農民的賤價失地之痛;又比如,房價上漲問題,控制房價已經歷了幾屆政府,但調控效果與普通老百姓的愿望相距甚遠;再比如入學難看病貴問題,政府長期以來的高度重視和大量投入,卻換來“政府做好事,群眾不買賬”“端起飯碗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逆反結果。人民政協不僅在這些群眾最直接最現實最無助的問題上鮮有協商,且一般不邀請相關群眾作為代表直接參加協商,又如何體現真實民意和民主呢?因此,我們應當深刻反思和改進協商民主的參商機制,逐步建立民生議題公眾參商的新常態,主動培育協商民主的民間正能量和真實面,在“誰來協商”的主體環節上,解決參商主體中上層與基層、小眾與大眾、精英與平民的失偏問題。
  在現代社會,運用信息技術和網絡平臺開展接地氣的參政議政工作,是提升調查研究能力、聯系群眾能力和合作共事能力的有效途徑。應當大力推進智慧政協建設,打造“互聯網+媒體+協商民主”的議政平臺,讓人民群眾真切感受到協商民主就在眼前、就在身邊。一是探索與媒體聯手推進“開門議政”。人民政協與電視臺或網站合作,開設常態性直播的“議政大廳”,在協商會議準備期間,邀請部分政協委員、政府官員、群眾代表、民意領袖出席,還可以線上線下相結合,對有關議題進行敞開式討論。不同層次的協商座談會都可以視議題需要邀請群眾代表參加。二是進一步完善“委員之家”履職平臺和“委員有話說”“有事好商量”等專項協商平臺。聯通和激活四級政協委員及參商群眾作為線上線下參政議政的主體作用,營造“全國政協是一家,生動活潑議天下”的協商民主氛圍。三是加快數字政協建設。與數字政府一體化規劃和建設,打通政府的共享資源和平臺,引入政府部門參與線上線下的專題協商。四是加強社情民意中心建設。反映社情民意已成為人民政協的重要工作,可在各專委會現有工作基礎上,成立各級社情民意信息中心,建立社情民意專網專頁和“掌上民意”手機APP平臺,結合議題開展客觀科學、原汁原味的民意調查,及時掌握輿情,服務協商之需。除廣泛征集提案線索外,通過網絡專項問卷調查和開通民意直通車,廣泛征集來自各界各層各方的社情民意信息,并進行專業分析整理,形成政協的專業發布。五是加強智庫政協建設。在建設數字政協、民意信息中心的基礎上,建設一支會內會外相結合的專家隊伍,相應成立人民政協資政研究院,并通過調研和視察等有效途徑,創造條件讓委員和專家與基層群眾直接對話和訪談交流,發揮智囊團的資政作用。六是有序開展縣級政協聯絡工作委員會延伸到鎮級的試點工作,將本地政協委員分置到各基層工委,創造條件讓委員近身與基層群眾“干在一起”。
  (三)切實改進“怎樣協商”的程序,建立參商主體合作共事的長效機制。廣東率先探索并出臺《政治協商規程》,著力完善協商活動的組織運作機制和協商成果轉化落實機制,在制度層面確保政協組織及委員說了不白說;還全面實行省、市、縣各級黨政一把手和部門領導領銜督辦重點提案制度,直接推動重點工作落實和解決重要民生問題。但目前協商議政中權利、地位、作用、信息、資源及準備等,也存在不對稱、不對等問題。一些協商議題,提出方準備時間很長,往往半天會議就通過協商,許多參商者并沒有作充分的準備,在協商會上也沒有充足的時間發表意見,有的連話筒都沒摸到。一些參商的政府部門,并沒有完全進入平等參商的角色,要么簡單的釋疑解惑,要么純粹的表態回應。許多協商會議,沒有討論的環節,沒有商議的氣氛,沒有觀點的爭鋒,沒有問題的另議。只要議題上過會了,聽過發言了,吸收過意見了,就提交決策、付諸實施。協商本是一種民主形式,卻常常流于形式,甚至出現“不說也當說,說了算說了”的走過場問題。因此,要進一步健全信息化知政、民主化問政、平等化議政的參商機制,在議題征集、議題確定、參商人選、協商準備、上會協商、共識形成、會后公示、成果實施、落實反饋、實效評估等方面完善“怎樣協商”的程序,并分別制定各個細節的操作辦法,從一個個具體細節上保障協商成果落地落實。 
  三、用好資政軟權力,擦亮“履職為民”的金字招牌
  (一)永遠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協商議政的主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永遠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這為我們確定協商議政的主題指明了方向。但從長期以來協商議題的內容看,明顯偏重于宏觀層面和經濟領域,較少涉及醫療、教育、就業、住房、收入分配、食品安全、生態環境等具體的民生議題,這需要我們做出重大改變。首先要密切關注當前民生重點難點問題。比如廣東省政府公布了“2018年省十件民生實事”,包括提高山區邊遠地區學校教師生活補助、提高困難群眾救助補助標準、提高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水平、改善困難群眾居住條件、推進基層醫療機構升級建設、完善全民健身活動設施等等,人民政協可以多一些運用民主監督手段,督促民生措施真正落實。其次要主動幫助解決群眾的具體權益和利益問題。可開設常態開放的委員熱線和信箱,在機制上保證委員跟蹤處理群眾信訪等具體問題。有此制度保證,可以避免“沒事別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的情況。再次要堅持“為民而謀”。由于政協領導中有不少是政府現職或原職官員,不免會帶來一些部門特定利益和觀念,并一定程度存在所謂部門不好說的話由政協來說的問題。因此,那種為政府部門特定利益說話的“活兒”,我們不能接、不要干,以免砸了政協“天下為公”“履職為民”的金字招牌。
  (二)狠抓建言謀策提質增效,提高為民說話的“含金量”。現在我們國家已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政協工作也要盡快適應高質量發展的新要求,把建言謀策的提質增效作為履職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要抓手,切實提高科學謀策、民主謀策、依法謀策的水平。首先,在態度上,要有主權榮譽感,做到“我有話要說”。我國憲法規定的政治體制的頂層設計和治理結構可通俗理解為:中共執政、人大當政、政府行政、政協資政、民主黨派參政、人民督政。其中黨的領導和立法、司法、行政都是硬權力,政協資政是軟權力,但這個軟權力對管理國家事務的所有權力都能說上話。民主話語權是政協最大的法定權,只要有合適的機會、適當的場合,都應搶“嘜”爭發言。當然不是為說而說、敷衍應付,而是負責任地說負責任的話,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其次,在方法上,要有主體位置感,做到“有話好好說”。應當設身處地、感同身受提出問題,平心靜氣、入情入理分析問題,客觀實在、有商有量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說正能量的話,說有水準的話,說接地氣的話。作為政治機構和政治人物,在協商議政中決不說負氣話和泄氣話。再次,在效果上,要有主人使命感,做到“說了不白說”。說出去的話,是給人聽的,說了白說,不如不說。都說人民政協是智囊團、專家庫,但并不需要個個專家都包打天下、包醫百病,樣樣都說、樣樣都行,應當各有所專——咬住青山不放松,各擅其長——以長見長長更長。
  雖說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但即使有調查而無科學方法和深析細究,同樣沒有發言權。古語說的“耳聽為虛”,比如網上傳的、信上轉的、聽人說的,都要科學分析、理性判斷和準確核實,不能信手拈來便是依據。就算是“眼見為實”,我們親眼目睹的社會“萬花筒”,也常常是浮眼煙云,不足為據。當年孔子困陳蔡時望見“顏回攫其甑”作出的“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反省嘆言,自當銘記于心。如果每個委員都專心“自我修煉”,定能由一家之言,再到專家之言,終成大家之言。這樣,做執政黨的諍友,做政府的參謀,才夠資格,才有底氣。
  (三)弘揚人民政協優秀品質,爭做人民的好委員。黨和人民信任和選擇了我們,給了我們政協委員的職位,我們就要對黨和人民負責,與黨同心、為民履職。我們要認真貫徹落實《憲法》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始終堅持“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政治立場,要“旗幟鮮明講政治”;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取向,要“推動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始終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的工作要求,要“求真務實提高協商能力水平”。要按照“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守紀律、講規矩、重品行”的要求,做好“委員作業”“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交上一份好的履職報告。”
  心中有個大目標,泰山壓頂不彎腰。這個大目標,就是政治責任,落實到委員責任上,就是要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黨中央說“以人民為中心”,我們的工作就要圍繞這個中心,而不能偏離這個中心;總書記說“要緊扣民心這個最大的政治,把贏得民心民意、匯集民智民力作為重要著力點。”我們議政就要議到這個點子上;總書記還說“讓人民群眾真正感受到,清正干部、清廉政府、清明政治就在身邊、就在眼前。”我們就應當努力做一個永遠在人民身邊、群眾眼前、百姓心中的人民委員。
  總之,人民政協要打造“離人民很近”的協商民主平臺,應當做足三個“到”的硬能力、高水平、真功夫:一是心到。同人民心在一起、想在一起,心近才能近。二是人到。同人民干在一起,讓群眾感到協商民主就身邊,身近才是近。三是事到。謀事為民,實事惠民,事近才有近。
  最后,以短詩作結:政協最重話語權,把話說好非等閑;提質增效強能力,為民履職我委員! 
  
  [作者簡介]黃慶勇,現任廣東省政協副秘書長(正廳級)、暨南大學易道哲學與六祖文化研究院名譽院長。歷任廣東省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云浮市副市長,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兼《廣東經濟》雜志主編,第五、六、七屆民建廣東省委副主委,第八、九、十一、十二屆省政協常委,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領導力研究中心顧問,暨南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等職。在各級報刊發表文章百余篇,著作《仰望天穹—改革思辨錄》,獲國家和省級優秀科研成果獎等獎項十多項,在清華大學和省市縣有關單位作專題報告和講座數十場。
彩金捕鱼游戏 天津11选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m 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精准版 北京单场能卖胜平 微信师傅带赚钱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2016 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 足球手抄报一年级 大富彩票苹果